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迷文学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647章 646主动

第647章 646主动

想着那个他念念不忘多年的少女,慕佑显的心口仿佛被针刺了一下。

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语锋一转:“好了,涵星,你赶紧收拾一下,跟为兄回宫吧。”

涵星却是没心没肺地挥了挥手,笑呵呵地说道:“大皇兄,不用收拾了,都留着好了,下次本宫再来外祖父住时,正好可以用上。”

慕佑显的眼角抽了抽,涵星这还没回宫,就在计划着下次又要出宫来“小住”了吗?!这丫头还真是心越来越野了。

涵星没注意慕佑显的眼神,叮嘱端木绯道:“绯表妹,本宫的东西,你可要帮本宫都好好收着。”

端木绯除了答应,又还能怎么回答呢。

最后,涵星只带上她的宝贝琥珀就轻装简行和慕佑显一起离开了,一步三回头,又反复嘱咐端木绯千万别忘了进宫陪她小住的承诺。

看着这两个依依惜别、好似亲姐妹似的小丫头,端木宪的心情就出奇得好,捋着胡须随口问端木绯道:“四丫头,你今天可是和涵星去女学看《五马图》了?”

端木宪不说还好,这么一问,端木绯又想到了自己干的蠢事,小脸垮了下去,那蔫蔫的样子就像是一只从水里捞起来的小奶猫似的,既可怜又可爱。

瞧着小孙女这个样子,端木宪觉得有趣极了,正要追问,他的长随忽然来了,禀道:“老太爷,游大人、于大人派人请您去云腾酒楼一叙。”

难得休沐,端木宪本来是打算留在府中用晚膳的,这下只能又匆匆地走了。

祖父真忙!端木绯陪着端木珩一起亲自送端木宪去了仪门处,她心里庆幸不已,觉得自己幸好是个姑娘家,不用读书,不用科举,不用当官。

还是这种吃了睡、睡了玩的人生比较适合她。

端木绯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吩咐绿萝去玉笙院收拾她的东西,打算从今天起就搬回湛清院住。

当她回到湛清院的时候,端木纭正依靠在东次间的窗边看书。

端木纭穿了一件丁香色绣折枝芙蓉花长袄,搭配一条青莲色挑线长裙,一头浓密的青丝挽了一个松松的纂儿,头上插着一支赤金累丝镶红、蓝宝石蝴蝶步摇,明艳动人。

“姐姐,方才显表哥把涵星表姐接走了。”端木绯笑吟吟地走向端木纭,随口道,“祖父刚刚出门去见游尚书和于尚书了,说是今晚不回来用晚膳了。”

“嗯。”端木纭放下手里的书册,对着端木绯招了招手,“方才厨娘做了些茯苓饼来,还是热的。”

端木绯眼睛一亮,鼻尖动了动,一股夹杂着松仁、核桃、蜂蜜的香味扑鼻而来。

她拈了一块茯苓饼,美滋滋地吃了起来。唔,好吃,厨娘的手艺又有长进!

一连吃了两块后,端木绯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歪了歪小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对了!

小八哥最喜欢吃松仁和核桃了,它居然没有闻香而来。

端木绯往左右看了看,却没看到小八哥的踪影,问道:“姐姐,小八呢?”

端木纭正翻过一页书页,闻言,翻页的动作停顿住了,长翘的眼睫微微颤动了两下。

“小八好像几天没回来了。”端木纭抬起头来,有些心不在焉道。

她抬头时,鬓角那薄如蝉翼的金色蝶翅微微颤颤,在阳光下闪着璀璨的光芒,映得那双乌黑的柳叶眼波光流转,透着一分少女特有的明朗与妩媚。

端木绯怔了怔,最近她天天和涵星在一起,小八哥躲着涵星,也等于连端木绯也很难看到它,此刻她细细一回想,才意识到她确实好几天没看到小八哥了。

“它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端木纭转头朝窗外看去,唇角微弯,脸上不见担忧。

“……”端木绯挑了挑眉,面上同样不见丝毫忧虑。

小八哥离家出走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端木绯又拈起一块茯苓饼,皱了皱小脸道:“这家伙肯定是又去岑公子那里玩了。”反正就算不管它,过些日子它也会自己回来。

“我们去接它回来吧。”端木纭放下了手里的书册,蓦地提议道,眼睛亮晶晶的。

“……”端木绯歪着小脸眨了眨眼,心想:小八哥溜出去顶多也才三四天吧?上次它还跑了一两个月,反正小八哥在岑隐那里有吃有喝,还有那么多人精心照顾,估计比家里头还舒服……

端木绯樱唇微张,话还没出口,突然福至心灵,心头一片雪亮。

原来如此。

端木绯亲昵地朝端木纭靠去,挽着她的胳膊,笑呵呵地点头道:“好好好,姐姐,我们一起去接小八。”

“嗯!”端木纭勾唇笑了,笑容尤其温柔灿烂,好似一股清泉从心底一直流淌到了脸上,明媚中透着几分英气,丽色天成。

姐姐真好看!端木绯看着端木纭一不小心就看痴了,心里不知道第几次地发出感慨。

姐妹俩说走就走,端木绯吩咐丫鬟备了马车,就即刻出发去了岑府。

等她们的马车到岑府时,太阳已经西斜了。

岑府的下人一看是四姑娘来了,殷勤极了,连忙敞开大门相迎,不过马车终究还是没进去,岑隐恰好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端木绯从马车一侧的窗口探出手来,欢乐地对着岑隐挥了挥,“岑公子!”她的运气果然很好。

端木纭就坐在她身旁,含笑看着岑隐朝这边策马而来。

马上的岑隐怔怔地看着姐妹俩,下意识地拉住了马绳,他胯下的白马微微地抬起两条前腿,发出阵阵嘶鸣声。

“岑公子,我家小八在不在你那里?”端木绯笑眯眯地问道。

岑隐深深地看着端木绯身旁的端木纭,愣了一下,才若无其事地颔首应道:“在。”

他利落地翻身下了马,借着下马的那一瞬间,定了定神,随手把马绳交给身后的一个圆脸小内侍,朝姐妹俩的马车走近了几步。

小八哥两天前就自己飞来了,在岑府好吃好喝地待着,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侍候着,小家伙已经乐不思蜀了。

岑隐身后的小内侍看着端木绯神情有些复杂,心道:是啊,四姑娘,你家的八哥快要把这里当自己家了。督主还真是疼爱四姑娘,爱乌及“鸟”。

“小竹……”

岑隐正想转头吩咐那小内侍把小八哥找来,却听端木纭开口问道:“岑公子,你是不是在躲着我?”

端木纭把脸往窗外凑了凑,笑吟吟地看着岑隐,问得单刀直入,也同样问得猝不及防,岑隐狭长的双眸微微睁大,颀长的身子僵住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端木绯眨了眨眼睛,小嘴几乎张成了圆形,一会儿看看端木纭,一会儿又看看岑隐。

她乖巧地缩回了马车里,当作自己不存在。

“……”岑隐那漆黑的瞳孔里深邃得彷如一汪深潭,心跳蓦地加快。

他确实是在躲她,他想见她,却又怕见她,生怕见了她后,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他配不上她的。

岑隐直直地看着她,看着她流光四溢的眸子,无法移开眼。

他对自己说,他该含糊其辞地绕过这个话题的,可是话没出口,他就不受控制地摇了摇头。

见他摇头,端木纭的眼睛更亮了,觉得自己今天果然来对了。

唔,要给小八哥记一功才行!

她灿然一笑,明艳的脸庞晕出淡淡的红晕,神采焕发,又道:“岑公子,三天后,我和涵星表妹他们要和人来一场蹴鞠赛,你要不要来看我比赛?”她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

“……”岑隐看着她,双手在体侧握成了拳头,又犹豫了。

端木纭也不催促,就这么笑吟吟地看着他,让岑隐无法对她说不。

“好。”他终究是应下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端木纭笑得更灿烂了,“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岑隐仿佛被感染了笑意,唇角不由也翘了起来。,

见他答应了,端木纭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才算是彻底地安定了,朝岑隐后方的岑府望了一眼,眸子更亮了,心道:她们家小八真是聪明又乖巧!她让它来岑公子这里,它就乖乖地来了。

唔,等它下次回家,她给它多做些好吃的……又或者,带它去鸟市再挑只八哥与它作伴?

“岑公子,那我们先走了。”端木纭心里满足了,吩咐了马夫一声,马车就调转头又踏上了归程。

端木绯又从车窗里探出头,对着岑隐挥手告别,笑得眉眼弯弯。

岑隐怔怔地站在原地,望着马车离开的方向,久久没有动弹。

他闭了闭眼,润黑幽深的眼眸中翻动着异常强烈复杂的情绪,仿佛一汪要把人给吸进去的深潭。

怎么办?!

这一次,他怕是躲不了了,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去看她。

对于处于阴暗中的他而言,她的笑就像是黎明的第一缕晨曦,是他的救赎!

“督主,”小内侍牵着马儿上前了一步,傻乎乎地问道,“四姑娘不是来接小八的吗?”四姑娘怎么这么快就走了,那自己还要不要去找小八哥?

这时,小蝎走了过来,正好听到了这句话,神情古怪地瞪了这小内侍一眼,小内侍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小蝎。

小蝎心里无语,暗道:这家伙蠢成这样,是怎么在宫里生存到现在的?

岑隐似乎根本就没听到小内侍说了什么,沉默地转身进了府,岑府的大门很快就关闭了。

不远处的一条巷子里,一道阴沉的目光穿过马车的窗户灼灼地望着那闭合的大门。

即便是岑府的大门关上了,那目光的主人还是没有离开。

付盈萱把方才的一幕幕全数收入眼内,一只素手死死地攥住了窗户的边缘,手背上青筋凸起,心口好一阵心绪起伏,为自己感到不平。

当年她只是不小心说错了那句话,就被关进了静心庵那个鬼地方,足足两年多。

一开始她也以为是自己错了,谁让她说错了话,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虽然在静心庵的日子不好过,她也忍了……

直到前些日子,有人悄悄来静心庵见了她,告诉她当年她没错,端木纭与岑隐就是有了私情。对方还说了,可以想办法让她离开静心庵。

起初,付盈萱以为那人别有目的,但是对她而言,无论对方是何目的,那都不重要,她也不想这么被关一辈子,就应下了。

那人果然有能耐,把她弄出来了,既没要求她做什么,也没再来找过她,似乎他真的只是一片好心。

直到方才在路上,她偶然看到了端木家的马车,神使鬼差地就吩咐马夫悄悄跟着,没想到竟然跟到了岑府,没想到竟然是端木纭特意来此私会岑隐!

想到自己看到的一幕幕,付盈萱的胸膛剧烈地起伏不已,连呼吸也变得浓重起来,眼底的阴霾浓得仿佛要溢出来了。

正像那个人说的一样,岑隐为了掩盖他和端木纭之间的丑事,害了自己的一生!

她,已经被他们彻底毁了!

她的人生本不该如此的!

本来,她是付家嫡女,她的父亲是封疆大吏,她本该一世尊贵,她本该像母亲为她计划的那般在十五岁举办最盛大的及笄礼,在十六岁风风光光地出嫁,然后在夫家相夫教子,主内务掌中馈,永远接受别人艳羡的目光,而不是像如今这般成为家族的弃子,只能像此刻这般藏着阴暗处,不敢见人!

付盈萱的眸子里闪闪烁烁,眼前如走马灯般飞快地闪过这几年的一幕幕,她每日在静心庵被那些尼姑磋磨,念经、吃素、洒扫……每日的生活就像是壶漏般严格,又彷如一潭死水般沉寂,令人看不到一点希望。

过去的这几年本该是她人生最璀璨最风光的年华,却成为她人生最艰难的日子!!

付盈萱心底的恨意节节上升,彷如一锅沸水般在体内沸腾着,喧嚣着,呐喊着,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她的胸膛破体而出……

“姑娘,”一旁的小丫鬟有些紧张地看着付盈萱,悄声问道,“城门快要关了?”

钟钰担心付盈萱逃走的事一旦让静心庵报到了付家,付家可能会来她这里找,便让付盈萱暂时先住到她在城外置办的一个小庄子,避避风头。

付盈萱神色怔怔,似乎没听到,目光缓缓左移,从岑府的大门望向端木家的马车离开的方向,眼神越来越晦暗、越来越阴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忽然道:“走吧。”

马车终于从巷子里驶出,然后右转,朝着与端木家的马车相反的方向去了。

太阳西斜,预示着一日又是要结束了,可是京城中却反而越来越热闹,北境的捷报就像是长了翅膀般在京中传开了。

之前北境那边连战连败,已经很久没有收到这样的大捷了,接下来的几天,京城上下都是喜气洋洋,从街头巷尾到茶馆酒楼,都在讨论这件事。

“简王君然真是有乃父乃祖之风,是天生的将帅之才啊,这到北境才没多久,就收服了灵武城。”

一家酒楼的大堂内,一个粗犷的中年男子仰首将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拍案叫好。

“是啊是啊!”旁边那桌一个蓝衣学子凑过去附和道,神采焕发,“想来接下来收复北境的其它失地,指日可待!”

“总算让这些个北燕蛮夷知道我们大盛的厉害了!”

“哼,北燕人还真当我们大盛没人呢!”

周围的其他酒客也是纷纷附和,一个个都是意气风发,恨不得也冲去北境战场,杀北燕一个落花流水。

忽然,一个发须花白的老者插嘴道:“说来,要不是‘那一位’病了,怕是这位新简王也去不了北境。”

老者没明说“那一位”是谁,可是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他说的人当然是今上。

周围陷入一片沉寂,众人的声音仿佛霎时被吸走似的。

须臾,那个粗犷的中年男子叹息着又道:“哎,要是这样的话,北境危矣!”

其他茶客闻言,皆是深以为然,频频点头。

“其实‘那一位’还是病着算了。”那蓝衣学子大着胆子说道。

想着皇帝病重前北燕人把大盛打得节节败退,甚至先简王君霁也因为等不到援兵而战死沙场,再想到现在的大捷,不少人的神色变得十分复杂。

不知道是谁轻声嘀咕了一句:“或者干脆退位让贤。”

“是啊,反正本来‘那一位’的皇位就得之不正,就该让给崇明帝的子嗣……”

“崇明帝的子嗣?!”那粗犷的中年男子惊讶地瞪大眼睛,急切地问道,“崇明帝还有子嗣在世吗?”

“这位老哥,你还不知道吗?”蓝衣学子朝中年男子凑了过去,压低声音,“你可听说过安平长公主和驸马和离的事?”

“……”

周围的其他酒客们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好奇地听着。

不仅是这家酒楼,其他的酒楼茶馆也在发生着类似的对话,关于北境、皇帝以及崇明帝父子的各种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锦衣卫负着监督京城上下的职责,这些事自然是瞒不过锦衣卫的耳目。

眼看着局势好像越来越不对,锦衣卫指挥使程训离想了想,还是亲自去了趟东厂向岑隐禀报京中的这些情况。

“督主,您看……”程训离维持着抱拳的姿势,用请示的目光看向书案后的着一袭大红麒麟袍的岑隐。

案头摆满了一叠叠厚厚的奏折公文,岑隐正在一目十行地翻看其中一份折子,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墨香与熏香。

随手合上折子后,岑隐轻描淡写地给了四个字:“不用理会。”他甚至没有给出任何理由。

程训离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心里咯噔一下,神情变得十分微妙。

现在这个局面要是继续下去,只会愈演愈烈,导致人心浮动,肯定会影响到皇权的绝对威仪,照理说,岑督主不是应该立刻下令管制吗?!

是岑督主另有打算,亦或是……

程训离想到了什么,瞳孔微缩,心绪混乱。

“程指挥使,”岑隐端起茶盅,慢慢地以茶盖拂去茶汤上的浮叶,平静地问道,“你还有没有别的事?”

墨香与熏香之中又多了一股淡淡的茶香,这香味明明清新淡雅,可是此刻程训离却觉得气闷得很,心跳漏了一拍。

他本来是想问为什么的,然而,当他的目光对上岑隐那双平静得如同无风的湖面般的眼眸时,喉头像是被一只无心的手掐住似的,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随着沉默的蔓延,程训离的心更慌了。

岑隐浅啜了一口热茶,就放下了茶盅,问道:“皇上重病昏迷也有三个月了,你觉得皇上还会不会醒过来?”

程训离前天才去养心殿探望过皇帝,皇帝已经躺了三个月了,整个人瘦了一大圈,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太医都说皇帝很难醒了。

而且,就算皇帝醒了……

程训离的瞳孔越来越深邃,心跳砰砰加快,再一次看向了岑隐。

岑隐又端起了茶盅,气定神闲地饮着茶,那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让程训离的心一点点地落了下去。

他认识岑隐多年,对于岑隐的了解,没八九分,总也有五六分,岑隐这个人可不是一个任人揉搓的面团子,他有野心,有杀心,有决断,有本事……

他若是下定了决心,任何人都不能改变。

包括皇帝也是。

程训离身子僵住,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以如今的局势,就算皇帝醒了,又能如何?!

皇帝“病”得太久了,久到岑隐已经大权在握。

现在岑隐放任外面的流言肆虐,肯定是心里有什么打算的,要是岑隐真要牢牢地握着手里的权力不肯放手,一个大病初愈的皇帝能从岑隐的手里夺权吗?!

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现在程训离心中。

砰砰砰!

他的心跳更快了,如擂鼓般回响在耳边,一下比一下重。

他知道他必须做出抉择,岑隐可不是什么容易糊弄的人,想要左右逢源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短短几息时间,程训离的背后已经沁出了一层冷汗,几乎要中衣汗湿。

他心绪飞转,在心中权衡着利弊轻重,心里很快就有了决定。

“督主说得是。”程训离抱拳道,声音恭恭敬敬,身子也伏得更低了,目光下移。

“去吧。”

岑隐随口打发了程训离,程训离也就退了出去,门帘被人随意地打起又落下,在半空中来回晃动着,簌簌作响。

“督主,”一旁服侍茶水的小蝎谨慎地出声提醒道,“现在已经巳时了。”

岑隐才刚拿过一份折子刚刚打开,闻言抬起头来,他应过她,今天会去看她蹴鞠。

岑隐眸光一闪,又放下了手里的折子,吩咐道:“去备马。”

“是,督主。”小蝎立刻命了人去备马。

他们还没出门,那个叫小竹的圆脸小内侍突然匆匆地来了,焦急地禀道:“督主,承恩公府请了江南神医,还说服了一些宗室王爷,方才他们进了宫,正带人冲去养心殿呢。”

岑隐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淡淡道:“拦着。”

他只给了这两个字,就直接走了。

圆脸小内侍一脸疑惑地看向了小蝎,督主这是要去哪儿?!

当然是去看四姑娘蹴鞠了!小蝎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觉得这小子实在是朽木不可雕也。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bimiwx.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笔迷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笔迷文学

猜你喜欢: 水乡人家唐医泡段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嫡女贵凰:bet365-体育投注 英超联赛和欧冠_bet365足球即时比分网_威廉希尔bet365毒妃狠绝色南城炮灰晋级计划书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清妾穿到古代当名士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名门贵妻:暴君小心点懒妃倾城家有悍妻怎么破乞丐王妃:腹黑邪王天天宠月沉吟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农女福妃,别太甜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丧尸不修仙炮灰大作战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吃货世子俏厨娘皇上别闹绣华凤门嫡女
完本推荐: 官娶鬼女全文阅读超级卡牌系统全文阅读小丑游戏全文阅读仕途天骄全文阅读我姐姐太有钱了全文阅读不死不灭全文阅读神宠进化全文阅读洪荒大天尊全文阅读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全文阅读雷公在异世全文阅读穿越斗破之称霸天下全文阅读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全文阅读请做个好人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剑道独尊全文阅读超时空垃圾站全文阅读bet365-体育投注 英超联赛和欧冠_bet365足球即时比分网_威廉希尔bet365小媳妇全文阅读下山虎全文阅读寂静杀戮全文阅读绝世宠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男神,有点燃!钢铁蒸汽与火焰黑暗的苏醒长生三千年抽个美女打江山南宋风烟路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造化之王万界之全能至尊最废女婿恶魔就在身边太古龙象诀撩神[快穿]天命凰谋驭香bet365-体育投注 英超联赛和欧冠_bet365足球即时比分网_威廉希尔bet365大富翁逐仙鉴独宠100分:bet365-体育投注 英超联赛和欧冠_bet365足球即时比分网_威廉希尔bet365之学霸千金大唐好相公bet365-体育投注 英超联赛和欧冠_bet365足球即时比分网_威廉希尔bet365之极品仙帝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三国之我是袁术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先驱大骑士狂暴武魂系统极品全能学生我是传奇BOSS韩娱之综艺演员妖龙古帝位面之狩猎万界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笔迷文学移动版 - 笔迷文学手机站